Life

教育:富人贏在起跑線、沒能力的人從思維開始,就輸在起跑點

我是九年一貫第一屆的學生,從小學一年級開始被稱為「白老鼠」一直到高中畢業才擺脫這樣的稱號。

剛入小學的我第一天就很錯愕,因為我拿到的書本比兩位親姐姐的書還要長了三分之一,每一本書的封面都不一樣,我拿著書,回家問媽媽「為什麼我的書本跟姊姊不一樣?」,但忙於工廠工作的媽媽也不曉得,原來我是新課綱的第一屆,還是台灣教育史上首次不使用國立編譯館書籍的第一屆,但家人不曉得,直到碰到才知道。

過了幾年,大姊碰上第二屆國中基測,在這之前我們家並沒有參考範本,因此當學校老師說「志願就是填你最想讀的學校時」,沒有人可以請教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我媽媽便讓我姐姐從北一女、中山女高、師大附中一路填下來,最後通通落榜,沒有學校可以念,那個時代考不上高中的已經是少數,尤其她還是縣長獎的學生,後來她只能透過獨招,念了位在林口的私立高中。

在漫長的K12教育中,我們家正因為社會階層的關係,「教育知識不足」、「資訊管道封閉」導致在其他家長或學生都已經提前做功課,知道「九年一貫課綱會撤換國立編譯館課本」、「基測要依照成績填志願序」的常識時,我們卻成了教育體制下的孤兒。

這幾件事情讓我知道,教育的先天環境與後天努力不足,會造成落差與謬誤,而這樣的封閉,甚至是一直到我讀了研究所,需要大量自行鑽研paper之後,才啟發對閱讀的興趣。

真正關鍵的改變則是我於TVBS主跑教育新聞。

「教育真的很冷!沒有什麼好報導的」這句話是我在真正跑線之前,所有前輩告訴我的話,他們幾乎因為找不到教育的熱點,只跑了2到3個月,就放棄教育線轉跑財經、交通等線路。但教育之於我,反而透過採訪中,頻繁接觸到頂尖大學與高中的學生或者即將私校退場、被稱為學店的學生,有了全新的啟發與衝擊。

「台大學長姊大二、大三要讀的書,我早就都看完了」當一位18歲的建中生,在我面前淡淡地說出「台灣的大學根本就沒有培養我們自學的能力」時,我因為太過震驚往後退了一步。回想自己的18歲,每天沉迷在社團,忽略能好好探索自己的時刻。深深明白那些被拋在頂尖學校以下的學生、四年畢業後得揹80萬學貸的學生會會長,或者我自己是怎麼從思維開始,就輸在起跑點,而那可能真的無法短時間超越。

我認為教育是知道得越多,便能有更多的觀點、認知基礎去判斷一件事情的價值觀是否與自己相符獲正確與否,這與學歷無關,反而與資源有關。教育現正能透過科技,讓不同領域的人,分享自己的想法與觀點;讓想求知的學員,有即時管道且重複觀看吸收知識,教育知識探索不限縮在學校,甚至能打破階級流動,選擇自己想學的事情。

FaceBook留言

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